重视基础研究,宽容无用之用

——

2019年06月11日 17:48:00 来源:钱江晚报
分享到:      

  据科技日报报道,9日,在第八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上,著名数学家丘成桐提出,重视基础科学别停留在口头上,要发展像数学这样的、目的并非直接为经济和技术服务的基础科学。他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对基础研究的认识仍有偏差,“他们说重视基础研究,重视的无非还是解决实际问题的应用研究而已。”

  这几年来,中国的科学技术发展迅猛,同时中国对科技研究的投入也是相当巨大的,研究经费每年增长20%多,已成世界科学研究的重要参与者,这是公认的事实。但不足的问题在于,创新还是我们的软肋,特别是原创性的、前沿性的科学创新还是太少了。中国的技术性产品是很成功,你做十个,我能做一百、一千个,但能复制不等于创新。经济学家钱颖一说过,创新就是从零到一,这个从零到一的突破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更加巨大,因为科学的精髓就是创新。

  中国科技为什么在创新上卡了脖子?我想这和我们对实用性过分偏爱有些关系。虽然中国古代的科技发明是我们祖先留给全人类的巨大瑰宝,但也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它始终停留在实践的阶段而并没有实现理论的升华。比如火药,因为我们始终停留在黑火药的阶段,只是在传入西方之后才衍变出黄色炸药。但两者实际化学本质完全不一样。所以,我们的火药始终只能是放放鞭炮,而黄火药的作用正如马克思所说,把骑士阶层炸得粉碎,从而将人类的民主往前推进了一大步。黑火药到黄色炸药的华丽转身,就是创新。但是如果科学家们不捣鼓琢磨硝石硫磺木炭爆炸背后的原理是什么这些不能收到眼前效益的东西,会有黄色炸药的诞生吗?

  我们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说学习数学有什么用,无用的数学除了教我们算账还有什么用?正如马云所说:其实无用才是最大的有用!数学是科学的基础,而科学是创新的基础,所以数学很重要,是推动整个社会进步的基础。很多的技术就是来源于数学,比如天热了大家需要空调,空调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调节温度,而这个温度控制系统需要建立一个数学模型。任正非也说,他们的5G标准就是来源于土耳其一位教授的数学论文。而当初华为2G到3G的技术突破,也是源于一个在华为“无所事事终日捣鼓电脑”的俄罗斯青年数学家花了很多年看似“无用”的研究。李约瑟曾说,由于中国关于技术的发明主要起于实用,往往知其然而不深究其所以然,缺乏长期而系统的、通过数学化来探求宇宙的奥秘。所以中国史上虽有不少合乎科学原理的技术发明,但并未发展出一套体用兼备的系统科学。这是我们的文化土壤弱势。

  那么,既然现在中国的研发经费增速惊人,高等教育也在普及,中国一流的研究机构和大学已经能提供总体上相当于美国较好的研究型大学的待遇和科研条件。有很多年轻的科学家也愿意回来,因为如今和美国的工资差距并不大,但是在中国获得的研究经费会比在美国高很多。那为什么创新还是我们的瓶颈?就是源于我们过于追求实用而不能容忍“无用”。比如,你领了科研经费,三年不出成果,领导不给你白眼?如今的科学界还是太强调客观指标了,喜欢SCI之类的,因为这样使考核和排名更加简单和易于操作。但是,科学成就不是简单的行政认可。这是我们的科研体制需要改革之处。

  只有改变文化土壤和社会环境,基础科学才会有大突破。未来中国科学要有大发展,要在多中心的科学生态中占有优势地位,就要从改善文化、改善体制入手。如果能像普林斯顿大学那样,几十年养着很多科学家而不考核“成果”,那么国产的爱因斯坦就不会太遥远。(项向荣)